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耽美 三日缠绵-第13部分

明明是跟老大他们喝醉来著,可能我喝多了,真是对不起啊。”猴子连连抱歉,然後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嘴里还不住的嘟囔著,自己真是喝多了,居然这麽晚还来找如月姑娘,这对她的名声多不好之类的。
  原本勉强挤出笑容的如月脸上忽然露出几分惊喜,如非虽然注意到了,但并没有多问什麽,直到猴子罗罗嗦嗦的走远後,才急忙追问道。
  “姐,你有办法了?”
  “对。”如月脸上有那麽一丝的得意。
  “太好了。”如非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释然,只要能顺利的拿到那份名单,他们就没有去黑罗殿的危险了。
  “姐,快说说看。”
  “小非,照那个林天龙描述的情况,虽然他尽量遮掩,但实际上,他应该算是入赘才对吧。”脸上挂著一丝讥讽的微笑。如月觉得一定是这样没错。
  “入赘?”如非迷惑了,入赘跟他们的计划有什麽关系。
  “照你看,就凭林天龙,配得上他的夫人吗?”语气中带著弄弄的不屑。
  “呃……”如非一时语塞,毕竟他从来没机会看到林天龙的夫人。
  “哦,对,我忘了,你没见过他的夫人。这麽说吧,如果你姐姐我的相貌有八十分的话,那她的容貌绝对有九十五分。”虽然给出了很高的评价,但如月的语气怎麽听怎麽有一股浓浓的酸味。
  “真的?”如非的眼睛一亮,立刻开始幻想究竟会是什麽样的美人,自己有没有机会……
  “别想了。”冷冷的打断了他,同时还瞪了他一眼。“就凭你的功夫,恐怕还没靠近,人家就能要了你的命。”
  沮丧的低下头,如非有点心痒难耐,心里琢磨著是不是有机会,用姐姐的迷|药去爽一爽。
  如月看著如非滴溜溜转的眼睛,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想什麽,对於自己弟弟的本性,他还是很了解的。心里叹了口气,这个没出息的家夥,迟早有一天要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虽然我不知道这女人看上林天龙什麽,但是,你觉得,这样的女人,可能容忍自己的丈夫去外面花天酒地吗?”如月冷笑。作为一个女人,他可是很清楚,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人出去玩,而像柳易尘这麽出色的女人就更加不能容忍了。
  “姐,你是说……”如非的眼睛越来越亮,他明白了姐姐的意思,但他心里想的却是另一种情况。被姐姐的圈套害的伤心离去的美女,而自己则借著安慰她的机会接近他,说不定可以……
  “不是我,是你。”如月直接打断了他的臆想,严肃的说道。
  “什麽?”如非大吃一惊。
  “如果有什麽事让一个女人不能忍受的话,就是自己的男人出去玩女人,而如果有什麽是让一个女人绝对无法接受的话,就是自己的男人喜欢被男人玩。相比之下,我觉得林天龙如果去找男人,恐怕他的夫人是绝对不会容忍的。”
  “可是……姐,我……”如非还想继续说些什麽。却被如月一挥手憋了回去。
  “就这麽决定了,正好前两天他不是还跟你示好吗,借著这个机会,我们正好下手,只要那个女人走了,我们就立刻下手。找出那份名单,然後杀了林天龙,我们就可以回去复命了。”
  (10鲜币)三日缠绵-72(毒计)
  “可是……姐,我根本对他没兴趣好不好。”如非一副苦恼的神情,他可从来不喜欢玩男人啊,虽然曾经尝过小倌的味道,可是那些娇嫩的少年柔弱的跟女人没区别,可是林天龙……一想到那纠结的肌肉,他就没“性趣”了。
  “我不管你有没有性趣,宗旨明天晚上,想办法把他单独引出来去你那。”说著,从腰带里摸出一包药粉冷笑道:“这包药,让他喝下去,他肯定会摇著屁股求你上他。”
  看著如非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如月顿了一下:“要是你实在不想上他,大不了做个样子好了,随便找东西弄弄他,反正只要那女人去捉奸的时候,只要有痕迹就可以了。”
  “好吧。”无奈的撇嘴,如非心里恨死林天龙了,一想到自己要在那个男人身上弄出各种痕迹,就恶心的想吐。
  “行了,你回去准备一下吧。明天我们就动手,拿到东西之後就立刻离开。”
  没精打采的应了一声,如非转身打算回房。如月忽然叫住了他。
  “小非。”
  “恩。”
  “这包给你。”如月又从腰带中拿出一包药粉,递给如非。“要是你实在不行……这包的药性很温和,你可以自己吃。”
  如月也很无奈,为了确保计划的成功,这是必要的牺牲,再说,只不过是让他去上个男人,又不是让他被男人上,如果连这种任务都完成不了,真不知道如果自己出了什麽事,他怎麽在组织里存活。
  默默的接过了姐姐递过来的纸包,如非撇撇嘴,把药收了起来,说不定,自己明天真的要用这种药才能硬的起来……
  *
  “哎呦。”惨叫一声,如非跳下树的时候,不知踩到了什麽,扭到了脚。
  “怎麽了?”
  “小非,你没事吧。”
  “你这小子,说了你多少次了,干活的时候要小心点。”
  周围在这一片砍柴的人都凑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说著。其中一个还掀起了如非的裤子,看到他的脚腕肿了好大一圈。
  “诶,看看,都肿成什麽样了。”以为中年的大叔叹著气说道。
  “怎麽了?”林天龙闻声走了过来,其他他离得并不远,只不过因为前两天,如非搔首弄姿的样子实在是让他怕了,所以才慢了点。
  “老大。”如非可怜兮兮的看著他,“我的脚扭了,砍不了柴了。”
  看到他的脚已经肿成了碗口那麽粗,林天龙也不是什麽周扒皮,自然不会让他继续工作:“那你回去吧。你的活,我会找人接替你的。”
  “谢谢老大。”如非感激的说著,然後挣扎著站了起来,试图往回走,一瘸一拐的没走几步,刚靠近林天龙的身体,忽然又再次跌倒,站在旁边的林天龙自然是理科扶住了他。
  “好疼。”如非哭丧著脸,似乎疼的连眼泪都要出来了。
  林天龙忍不住有点失笑,这小子怎麽跟小孩子似的,这麽怕疼。
  “行了,我送你回去吧。”
  “这怎麽好意思………”如非讪讪的说著,脸上却是一副期待的神情。
  “走吧。”林天龙也不废话,直接把他背了起来,冲著兄弟们喊了一嗓子,然後转身下山朝著寨子走去。
  走在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著话,林天龙也想套套如非的底,所以大致上问了一些他们从哪里来,怎麽来的之类的问题,
  如非自然是按照当初和姐姐编造好的回答,一一应答。
  如果是柳易尘,也许还能从字里行间的细节方面发现一些问题,但是对於林天龙来说,自然发现不了什麽问题。
  “到了,我的屋子就在前面。”如非指了指前面的一间小屋。
  困龙山的山寨并不是林天龙修建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山寨里的人都不见了,当林天龙带著一些流民来到这的时候,自然就在这里安顿了下来,以流民的人数自然不能和一个偌大的山寨相比,因此,不但家家户户都有了单独的住房,甚至还空出了好大一堆空房。
  而此刻,如非指著的,就是当初分配给他的房间。因为原来相邻的房子都分给一些关系比较好的亲友,所以如非住的这一片是当初没有分出去的比较僻静的一间房。
  林天龙背著如非进了小屋,屋子里打扫的很干净,并不像一般男人的房间那样邋遢。尽量轻手轻脚的把如非放在椅子上。然後撩起裤腿,看了看又肿大了一圈的脚腕。
  “你这有什麽药没?”
  “没有,不过我姐姐那应该有。”
  “那我去给你拿药吧。”林天龙站起身子,就要去找如月。
  “林大哥。”如非忽然叫住了他。
  “什麽事?”
  “我有点渴,可以麻烦你倒杯水给我吗?”如非抱歉的笑笑,指了指桌角上放著的一个茶壶。“你也辛苦了,喝杯水吧。”
  林天龙也没多想,拿起旁边倒扣著的茶杯,给他倒了一杯水,顺手也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吧一个大男人从山上背回来,他也的确有点口渴了。
  一口喝干了茶杯里的水,林天龙不自觉的咂了咂嘴,怎麽有点怪怪的味道?
  眼看著林天龙喝掉了已经加了料的茶水,如非眼里出现几分欣喜,但又有几丝厌恶。
  “那我去如月那给你拿药了。”放下茶杯,抹了抹嘴巴,林天龙跟如非说道。
  “啊,我想起来了。姐姐好像给我留了一些药,就放在我床头的那个小盒里面。”如非恍然大悟般说道。
  “哦。”点头应道,林天龙朝著床边走去。
  对著林天龙的背影,如非迅速的从腰带里拿出一包药粉,皱了皱眉,最终还是吞了下去。心里琢磨著:姐姐应该很快就能带著那个林夫人过来了,自己的动作还是快一点比较好。
  “如非,如月给你的药你放在哪了?”林天龙撅著屁股正埋头在床上翻找,可是找来找去也没看见什麽装药的小盒子。
  “就在枕头旁边啊,怎麽,你没看见吗?”蹙起眉头,如非不耐烦的回答道。当然不会有什麽狗屁的药盒,他现在等的就是林天龙药性发作,然後瘫倒在床上求他。不过──
  (10鲜币)三日缠绵-73(贞操危机)
  怎麽自己後吃药都有了些兴奋的感觉,林天龙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真的没有啊。”林天龙从床上爬了下来,擦了擦额角的汗水。真是奇怪,都已经是秋末了,怎麽还这麽热?
  “没有吗?”如非看著林天龙微红的脸色,疑惑的问道。心里却奇怪,该死的,药性怎麽还没发作,自己已经燥热的受不了,下半身都膨胀了。
  “没找到,算了,我还是去找如月给你拿一些吧。”感觉越来越热,林天龙松了松领口。走向门口的时候,脚步突然一个踉跄,差点跌倒,身体似乎有点发软。
  终於发作了!
  如非心里窃喜了起来,连忙一个箭步跳了起来,把门关上,上好了门栓。
  “你……”终於支撑不住,跌坐在地上的林天龙诧异的看著行动自如的如非。
  “没错。我根本就没受伤。”如非笑的很阴险,“不过,你马上就要受伤了。”
  “你想干什麽!”林天龙疾声厉色的吼道。
  “干什麽?我什麽都不想干,不过,很快你就会求著我干你了。”如非笑的很恶毒,虽然他根本对林天龙没兴趣,不过,能把这麽一个彪形大汉压在身下,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更别说,一会这家夥还会主动摇著屁股求自己上他。
  “放你妈的屁。”林天龙怒吼,猛的站起来,冲了过去,照著如非脸上就是一拳。
  如非大惊失色,没想到中了春丨药的林天龙居然还能有攻击的能力,一时不查,居然被他打在了鼻子上。虽然林天龙被他一脚踢了出去,但强烈的酸涩感却让他眼泪都流出来了,用手一抹,还带著大片的猩红。
  “他妈的。”看著手上的鲜血,如非的眼睛都红了,他居然受伤了,他最引以为傲的脸居然流血了。
  “你这混蛋,老子非废了你不可。”脑子一热,如非恶狠狠的盯著被提到床边,正捂著胸口大喘气的林天龙,破口大骂道。
  “咳咳咳……”如非这一脚不轻,虽然林天龙身体强健,但也被踢得气血上涌,在胸口翻腾不已。加上春丨药的效用,让他的脸色极为难看。但他依然警惕的瞪著如非。
  看到林天龙瞪他的眼神,如非更生气了,扑过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虽然他的功夫其实也就比林天龙高上那麽一点点,如果是平时,两人拼命的话,还不一定会有什麽结果,但此刻林天龙已经中了春丨药,身体正难受著,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虽然勉强抵挡了几下,但很快就被打的鼻青脸肿,身上也挂上了许多伤口。
  狠狠的一口淬在林天龙的的旁边,如非这才稍稍冷静下来,看著眼前大汉的凄惨摸样,自己也有些後悔。把人打成这个样子,一会该怎麽收场。
  “妈的,便宜你了。”撇了撇嘴,如非把林天龙从地上拎了起来,扔到了床上,三下五除二把他的衣服脱光。随後惊讶的发现,在他的小腹和背脊,以及大腿的内侧,居然有一些淡淡的吻痕。
  “哼,你长得这麽壮,居然真的是个喜欢被男人操的烂货。”鄙夷的说著,但如非的心里却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甚至可以说对一会的场景微微有些期待起来。
  他可从来没上过这麽壮的男人,不知道会是什麽滋味。
  “滚开。”含含糊糊的说著,林天龙的嘴角被打的肿了起来。但奇异的,那股燥热的感觉却在逐渐消退。
  “滚开?”如非冷哼一声,用手在林天龙的腰上狠狠掐了一下,“很快你就会知道我的厉害了。”
  “老子要杀了你……”林天龙虽然被扒光了,可也从眩晕中清醒了过来,恶狠狠的怒瞪著如非。
  不知从哪里翻出一根绳子,在林天龙的叫骂声中,如非压在他的腿上,把他的双手捆在了床头,用一块衣服上扯下来的碎布堵住了他的嘴,同时放下了一半的床帐,刚好挡住了他被打的有些青紫的上半身。这样,如果屋外来人,最多能看到两人交合的下半身,估计那个女人也不会走过来仔细看自己的男人是如何被另一个男人操的吧。
  松了松领口,舒了一口气,如非没想到这林天龙吃了药力气还这麽大,挣扎的这麽激烈。
  “妈的,装什麽贞洁烈女,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过了。”看著林天龙屈辱的眼神,如非莫名的兴奋起来,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如非的身体很瘦,但是胯下的分身却分量不小,常年和各种女人厮混,那根丑陋的东西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一边嘴里不干不净的骂著,如非用力的掰开了两条紧紧闭合的粗壮大腿。
  上半身被绑的结结实实,林天龙无论怎麽用力挣扎也无法挣开,双腿被分开的一刹那,他只想把如非千刀万剐了。
  耳朵隐隐听见院子外面有人的脚步声,如非心中一寒,糟了,刚才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姐姐已经到了,再不动手就要来不及了。於是,他握住自己狰狞的巨物,顶住了林天龙的後|丨穴,就要插进去。
  
  柳易尘有些好笑的看著面前的如月,脸上的表情却配合著她的讲述,不时的露出惊讶,疑惑,愤恨等不同的神态。
  听如月的形容,似乎林天龙对他的弟弟心怀不轨,甚至可能两人之间早有苟且,听著她绘声绘色的形容著林天龙是如何用充满“Yin欲”的目光盯著如非看,柳易尘简直就要爆笑了。
  心里虽然很想笑,但脸上却表现出一副严肃的神情,蹙紧了眉头,紧跟著如月朝著如非的小院走去。
  不知为什麽,越走越觉得心里不安,柳易尘眼中的笑意也逐渐散去,神情凝重起来。
  如月小心偷偷的观察著林夫人的神情,一开始她还有些担心对方会不会上当,但随著越来越靠近如非的房间,对方脸上凝重的神色让她多少安了些心。
  眼看著如非的房间越来越近,柳易尘耳朵一动,眼中寒光一闪,身形猛然跃起,一脚踢开了房门,闯了进去。
  (10鲜币)三日缠绵-74(解除危机)
  如月听到屋里的惨叫,先是一呆,随後脸色一白,也冲了过去。
  柳易尘一进屋,眼前的情景简直让他目眦欲裂,刷的一下拔出了手中的长剑,毫不犹豫的朝著趴在林天龙身上的如非刺了过去。
  如月紧随著她进入房间,一看屋里的情况大惊失色,看到柳易尘出剑的速度更是心惊胆寒,但仍然抽出腰间的软剑迎了上去,可惜,她的速度到底还是慢了许多,柳易尘的剑尖在刺入如非的右臂後,轻轻一转……
  还在昏迷中的如非一声惨叫,一只胳膊飞了出去,随即又陷入了昏迷。
  砍掉了如非的一只手,并不能满足此刻柳易尘杀戮的愿望,他的双眼变得血红,一剑快似一剑,如月几乎毫无招架之力,只好拼著全力和他硬碰一剑,然後接著这一剑之力向後一跃,虽然这种撞击让她口吐鲜血,可也成功让他脱离开柳易尘的攻击范围,一把抱起昏倒在林天龙身上的如非,朝著林天龙洒出一把黄|色粉末,然後破窗而出。
  “天龙,你没事吧。”顾不得逃走的那两姐弟,柳易尘紧张的抱住一脸青肿,额头还流著血的林天龙,抬手搭上他的手腕。
  “没事……”林天龙用力的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不知道她最後撒的是什麽,天龙你现在有没有什麽不舒服的地方?”
  “当然有,老子现在浑身都疼。”林天龙悻悻的说到,还顺便白了他一眼。
  “浑身都疼?”柳易尘吓了一跳。“是不是後面也受伤了?让我看看,那个该死的混蛋,常年出入花街柳巷,千万不要传给你什麽病啊。”
  啪的一声巨响,林天龙刚刚重获自由的手狠狠的拍在柳易尘的後脑上,然後一声怒吼:
  “你他妈想什麽呢!老子怎麽可能会被那种货色OOXX。”
  “呃……”柳易尘愣了一下,随後立即一脸诚恳的说道:“天龙,我不介意的。真的。你就当被狗咬了……”
  “我操!”林天龙怒了,狠狠的一拳打在了柳易尘的肚子上。“老子看起来像是被人OOXX过吗!”
  “……”柳易尘捂著肚子,眼角一滴透明的泪水慢慢的流了下来。自己的天龙看起来的确不像是被人OOXX过,可是……这一拳也太重了吧,连眼泪都疼出来了。
  “你……你没事就好……”断断续续的把这句话说完,柳易尘总算是把那口气喘顺了,一边揉著肚子,一边关切的看著林天龙身上的伤口。确认都是一些皮外伤之後,才终於松了一口气。
  “快给老子弄点衣服去,那混蛋把我的衣服都撕了,老子不想在这恶心的地方呆著。”头部的眩晕终於消失了,林天龙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个恶心的地方。
  “不用找衣服了,我来抱著你。”柳易尘理所当然的说著。
  “我操,你不嫌丢人我还嫌,老子光著身子被你抱回去算怎麽回事。”林天龙捂著额头说道。
  “没事,别人不会知道的。”说完,就在林天龙目瞪口呆的目光中,用被子把他一卷,趁著他措不及防,扛在肩膀上,就用轻功跑回自己的院落。
  被人抗在肩膀上的林天龙自然不敢大声嚷嚷,生怕被别人发现,自己此刻光著身子被人卷在被子里,那样的话,自己恐怕再也没脸见人了。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柳易尘小心翼翼的把林天龙放在床上,随後把包裹著他身体的被子扔了出去,心里还不忘提醒自己,一会记得把它烧掉。
  从自己的包裹中拿出了上好的金疮药,轻柔的摸在林天龙的身上,看著那一道道的伤口,柳易尘的心里充满了心疼。心里直恨,为什麽不在对那对姐弟起疑心的时候就直接把他们抓走送到官府,那样的话,天龙就不会受伤了。
  “行了,别跟个娘们似的,这点伤,老子根本不在乎。”看到柳易尘自责的表情,林天龙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表示自己根本不介意。却因为碰到了伤口,疼的呲牙咧嘴。
  被他的表情逗笑了,柳易尘皱紧的眉头松开了一些。
  “究竟是怎麽回事?”
  林天龙就把今天如非在山上不慎跌倒的事情一一告诉了柳易尘,一直说到如非扒光了自己的衣服欲行不轨。
  柳易尘的牙齿咬的格格作响,不难想到,如月应该是对自己的武功有所顾忌,所以才会想出这个毒计想要骗走自己,只要自己走了,凭如月的功夫,顾忌寨子里没有人能拦下他们姐弟俩。那麽,无论他们做什麽,都会变得异常简单。
  “那後来你是怎麽……”柳易尘追问了一下,因为他想不出为什麽他进屋的时候,看到的是如非满脸是血的趴在林天龙的身上。按照林天龙的陈述,如非应该是给他下了一种非常猛烈的春丨药,但是林天龙却并没有什麽反应。
  “我也不知道。”林天龙也是不明所以,最开始还有那麽一丝丝躁动的感觉,可是很快,那种感觉就不见了。
  “後来,我被如非绑住了,但是我积蓄了一些力量,当他听到你们进来的声音的时候,我就猛然发力,把捆在床头的那块木头挣断,然後用头狠狠的撞在他的脸上。”
  柳易尘听得鼻子一酸,他几乎可以想象,那种力度撞击在鼻子上,那种感觉恐怕绝对是让人痛不欲生的。难怪如非会满脸是血的晕过去。
  “幸好,幸好你没事。”柳易尘握住了林天龙的手,轻轻的摸著手腕上勒出来红痕,轻轻的亲了一下。
  “天龙,要不要休息一下?”柳易尘抬起头,满眼关切的说著。
  “切,老子又不是娘们,这点屁事算个啥。”林天龙不屑的摆手。
  “不行,你都受伤了,还是休息一下比较好。”柳易尘正色道。
  “得了得了,老子睡觉,行了吧。正好我还真有点累了。”林天龙打了个哈欠,卷了卷身子,缩成一团。
  柳易尘脱掉了外衣,躺在他旁边,盖好了被子,把脸贴在他的背上温柔的吻著。
  (10鲜币)三日缠绵-75(中毒)
  不自觉的颤抖著的身体,逐渐缓和了下来,柳易尘心疼的轻抚著他的後背。虽然林天龙逞强不肯承认,但是柳易尘知道,刚才发生的事真真切切的刺激到了他,他不会知道自己闯进屋子里他的脸色又多麽苍白,见到自己时,神情是多麽欣喜。
  静静的躺在林天龙的身旁,假寐中的柳易尘突然听见有急促的脚步声在逐渐接近小院。起身披上一件披风,他在来人敲响小院大门之前打开了门。
  大头看到看门的是柳易尘,连忙拱了拱手,焦急的说著:“大嫂,老大在吗?出大事了。”
  “是如月姐弟俩的事吗?”柳易尘平静的说道。
  大头愣了一下,然後连忙点头说是。
  “如非欲……对我行不轨,已经被天龙教训过了,他们两兄妹都被逐出了山寨。”
  “……”大头目瞪口呆,一时回不过神来。
  柳易尘继续说道。
  “天龙现在正在休息,如果没有其他事,就明天再说吧。”说完,便关上了小院的院门。
  大头呆愣愣的站在门外好一会,才一脸震惊的离开了,随後,如非的小院立刻被人清扫的一干二净,寨子里也没人再提起这姐弟俩的事情。
  
  “啊啊啊……姐,好痛啊。姐……我的胳膊,我的胳膊。”如非大声惨叫,涕泪横流,一只左臂在原本是右臂的地方到处乱抓,却什麽都抓不到。
  “小非。”如月满脸泪水,心疼的摸著如非的断臂处,那里已经被一块白布包住了,鲜红的血渍染透了一层层的白布。此刻虽然已经止住了血,可断掉的胳膊是无论如何也接不上去了。如非在组织力,本就是靠著开锁的技能和逃命的功夫,加上他这个当姐姐的照顾,才能勉强生存,这次他不但失去了自己的右臂,而且他们的任务也失败了,回去之後,恐怕……
  一想到这,如月紧紧的咬著下唇,细长的指甲狠狠的扣进手心,直到抠出血来也不自知。他的弟弟,她唯一的弟弟,被那个贱女人毁了!她会让他血债血偿!
  “林天龙!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眼看著如非又疼的昏了过去,如月眼睛通红,声嘶力竭的喊著。
  深夜,猴子落寂的在房间里喝著闷酒。
  那天大家回来之後都很清楚的看到了那一地的血迹和一条胳膊,虽然大家对於试图侮辱大嫂的如非都没有什麽好感,但是,如月的离去却让猴子很伤心,他觉得,如月那麽闪亮的女孩子,被大哥赶出了山寨,完全就是被如非连累的。当然,他也知道,在那种情况下,大哥也不可能留下如月。只是,他觉得有些遗憾,难得如月已经开始对他逐渐有好感,说不定,再过不久他就可以抱得美人归了,谁想到,在这种时候,如非居然做出这种混账事。
  “如月……恐怕咱们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猴子大著舌头,目光朦胧的盯著烛火,喃喃的说道。
  “呵呵,谁说的?”一阵银铃般的轻笑,如月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如……如月?”猴子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般的用手揉了揉。
  “是我。侯大哥,你想我吗?”如月呵气如兰,柔软的手臂入蛇一般缠上猴子的脖颈,紧紧的搂住他。
  “我……我是在做梦吗?”猴子自言自语道,低头看看自己手中的酒瓶。
  “你猜呢?”如月在他耳边轻轻说著,同时含住了他的耳垂。
  猴子的呼吸猛然变的粗重起来,眼中的神采被盖上了一层薄雾,变得有些茫然。如月的掌心,一个碧绿的玉瓶被打开了,一股淡淡的腥气散逸出来。
  “呼……呼……”猴子的眼睛越来越红,双手也不受控制的揉捏著如月丰盈的臀部。
  “侯大哥,做你一直想做的事吧。”如月的轻语彷如恶魔的呢喃,彻底击碎了猴子的神智。他急躁的扯碎了如月的衣服,露出白嫩的肌肤,迫不及待的把她朝床上压去。
  屋里很快响起了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愉悦的呻吟。
  如月的脸上挂著娇媚的笑容,紧紧的攀附著身上律动著的男人,嘴里不住的发出舒爽的呻吟,可眼睛深处却泛著冰冷的寒光,直到身上的男人大吼一声,达到了高潮,在她身上昏了过去,这才留露出厌恶的表情,把男人从他身上推了下去,然後从衣服的碎片中泛出一粒蓝莹莹的药丸,给他喂了进去。
  冷哼一声看著床上昏睡著的男人,如月收拾好地上衣服的碎片,然後把猴子的裤子穿上,做出一副他醉酒的样子,转身悄悄离开了山寨。
  “老大,老大。”猴子这两天也不知道怎麽了,明明山寨里已经没有多少需要林天龙决断的事情了,可偏偏他总是找各种理由凑到林天龙的身边。要不是他看著林天龙的时候,目光中没有一丝异色,柳易尘简直就要以为他是故意来破坏他们和谐的二人世界的了。
  “又什麽事啊?”林天龙也觉得很头疼,这猴子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麽药,一天到晚,无数次的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骚扰他。甚至几次打算两人的好事,就算是林天龙也会郁闷的。
  “啊,是刘奶奶……”
  “刘奶奶怎麽了?”林天龙十分紧张的问道。刘奶奶在他心里可是有如亲奶奶一般,两人感情十分深厚,而且刘奶奶岁数大了,身体也并不好,所以林天龙才会这麽紧张。
  “呃,刘奶奶没事,是刘奶奶家的那只大黑猪生小猪了。”猴子摸了摸鼻子,讪讪的说著。
  “……”林天龙一阵无语。柳易尘则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嘿嘿,那……那没事我先走了。”猴子抓了抓脑袋,灰溜溜的走了出去。心里也在纳闷,为什麽自己总是会不自觉的就来找老大呢?
  “这家夥到底在搞什麽啊。”林天龙哭笑不得的看著猴子的背影。柳易尘撇撇嘴,他也不明白那家夥到底在搞什麽。
  (10鲜币)三日缠绵-76
  “天龙?天龙?”
  “啊?怎麽了?”林天龙扭过头,看著柳易尘,莫名其妙的问道。
  “你在发什麽呆?”柳易尘不解,最近也不知道怎麽回事,林天龙经常会在两人说著说著的时候,突然就发呆。
  “啊?我发呆了吗?”林天龙也是一头雾水,自己什麽时候发呆了?
  柳易尘蹙了蹙眉头,心里隐隐有那麽一丝的不安。
  又过了三天。
  “天龙?天龙?”柳易尘焦急的摇著林天龙的肩膀。
  对面的林天龙却目光呆滞的看著前方,一点反应都没有。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诧异的看著柳易尘。
  “你摇我干嘛?”
  “你记得刚才在做什麽吗?”柳易尘严肃的问道。
  “什麽?”林天龙瞪大眼睛。“我不是在跟你说我小时候的故事吗?”
  “那你说到哪了?”
  “我……”林天龙慢慢皱起眉头,脸上的表情满是疑惑。“我……我……好像不记得了……”
  “你知道你刚才在发呆吗?”
  “发呆?”林天龙莫名其妙的。“我发呆了吗?”
  “你呆了足有一盏茶的功夫。”
  “是麽……”不解的看著柳易尘,林天龙相信,他一定不会说话,可是……为什麽自己只觉得一直在说话,然後就突然被柳易尘打断了。
  抬手搭上林天龙的手腕,柳易尘并没有感觉出什麽异常的脉象,但是他知道,他的医术并不高明,而且,最让他担心的,还是那天如月逃跑前,撒向林天龙的那蓬药粉。
  “天龙,我觉得有些不对劲,我的医术不够好,我们去找我师父吧。”
  “你师父……不用了吧,不就是偶尔发呆吗?”林天龙有点尴尬,他还记得上次他看到柳易尘的师傅,两人讨论的东西可不太好。
  “我不知道你身上是不是中了毒药,但是,我总觉得很不安。”柳易尘细长的眉毛紧紧簇在一起,脸上的神情也十分的焦虑。
  “呃……真的要去?”林天龙搔搔头,觉得柳易尘似乎有点小题大做了。
  “一定要去。”柳易尘的回答十分坚定。
  “那……好吧。”犹豫了一下,林天龙便点头答应了,反正现在寨子里也没有什麽其他的事情,再说,他离开的那三个月,大头,螃蟹,猴子他们也把寨子管理的很好,应该没什麽问题。於是,两人收拾一番,林天龙也跟大头他们打了招呼,决定第二天就去找柳易尘的师傅。
  当天晚上,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来到了後山的一个山洞里。
  “你怎麽来了?”如月面似寒冰,冷冷的问道。
  “林天龙明天就要离开困龙山了。”猴子两眼无神,面无表情的说道。
  “什麽?”如月皱紧了眉头,他要是离开了,她下在猴子身上的药就没用了。当初她撒向林天龙的药粉实际上是“噬魂”的主药,但是这种药要经过另一味药来引发它的效果,而那另一味药最好的方法应该是在下在柳易尘身上,但是柳易尘的功夫太高,她根本无法接近,无奈之下,她只好退而求其次的下在猴子身上。
  噬魂这种药,最开始只是会让人发呆,好像失了魂一样,後来,发呆的时间会越来越长,直到最後就仿佛魂魄被吞噬一样,变成一个活死人,没有任何的意识,不会吃喝,而关爱他的人也只能眼睁睁的看著他憔悴致死。
  “你能跟著他们去吗?”如月连忙追问。
  猴子摇了摇头。
  “该死。”如月咬紧了下唇,因为现在噬魂的药性还没有被全部激发出来,如果让他们离开,那麽至少要半年,药效才会全部发作,虽然这半年之内,如果没有解药,林天龙绝对是药石枉然,但半年的时间啊,变数太大了。
  如月眼中寒光一闪,那个林天龙一定要死,她要让那个贱女人也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
  如月回过头,看了看昏睡著的如非,这几天,如非每天醒来都会握著断臂痛苦的呻吟,除去断臂的打击,失去了谋生技能的他时刻感受著黑罗殿的威胁。这次回去,他恐怕也逃脱不了去那里的命运。
  如月曾经见过从黑罗殿里出来的“废品”,像那种人,都成为了组员的泄欲品。不少的低层组员都会食用“长生粉”,而当他们狂躁的时候,是不可能有优质的少男少女给他们泄欲的,因此,那些任务失败,而且在黑罗殿里也没有通过考验的人,自然成了最好的替代品。
  每当想起自己看过的那个“废品”,那残缺的四肢,被划的血肉翻飞的脸孔,以及糜烂的下身,如月都忍不住冷汗直流,如果陷入那种境况,真不如死了的好。这也是为什麽她要拼命完成任务的一大原因。
  如果小非也要遭受那种折磨……
  一想到这,如月就恨得把牙齿咬的吱吱作响。如果不是林天龙,如果不是那个贱女人……
  虽然猴子是她不惜利用身体控制住的傀儡,但是该舍弃的时候,她是绝对不会犹豫的。
  从後腰抽出一把匕首,拿在手里,匕首看起来十分锋利,上面泛著一层蓝莹莹的光,这是她用来防身的最後武器,上面用无数种剧毒淬炼过,绝对是见血封喉。原本相用噬魂一点一点的折磨他们,但是,她恐怕等不了了。
  “用这把匕首,刺伤林天龙。我不管你怎麽做,只要见血就可以。随後,你就自尽吧。”如月把匕首递给猴子,淡然的说道。猴子茫然的接了过来,向如月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小山洞。
  看著猴子离去的背影,如月的脸上终於出现了一丝放松的神情,有了这双重保险,她不怕林天龙不死。
  “老大,你要保重啊。”
  “老大,路上小心点。”
  “嫂子,你可得多照顾著老大啊。”
  “林叔叔会给囡囡买糖回来吗?”
  “放心吧,我们很快就回来了。”林天龙挠了挠头,上次是自己悄悄的离开,可这次却有这麽多人来山寨门口送他。他还真有点不习惯。
  “老大,老大。等等我。”远处,有一个人影正朝著这边跑了过来。
(10鲜币)三日缠绵-77
  “诶?猴子那小子怎麽现在才来?”螃蟹用肩膀碰了碰大头。
  “我怎麽知道。”大头耸肩,他又不是猴子的保姆。
  “这两天猴子总躲在屋里,也不知道在干嘛。”螃蟹撇了撇嘴。
  “你真闲,这事也管。”大头撇了他一眼。
  “……我这是关心兄弟。”螃蟹辩解道。
  “你要关心就趁早给他找个老婆。”大头对螃蟹嗤之以鼻,八卦就八卦,还说什麽关心兄弟。
  “你……”螃蟹气结,可有说不出什麽话,只好气鼓鼓的站在那里。
  “老大。”气喘嘘嘘的跑到了人群前面,猴子拍著胸口,平顺著呼吸。
  “怎麽了?”林天龙挑眉。不会又是谁家的小鸡下了几个鸡蛋这种琐事吧。
  “那个……我有点事……”猴子似乎突然不好意思了,脸上出现一些可疑的红色。
  “有事就说吧。”林天龙大大咧咧的说道,这猴子今天到底是怎麽了?
  “那……我小声告诉你。”猴子扭扭捏捏的说著,然後凑到了林天龙的身旁。
  周围的不少人都做出了呕吐状,猴子什麽时候变得这麽……羞涩了?
  林天龙微微俯下身,方便猴子凑到他耳边。跟自己的兄弟贴耳说话,这种感觉还真是头一次。
  “老大……”猴子小声的说著,手却悄悄的摸到了身後。
  “这是……替如非报仇的!”猴子大吼一声,随後手中的匕首朝著林天龙的胸口刺去。
  “天龙!”柳易尘在猴子出现扭捏表情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毕竟他不是这个山寨里的人,不会无条件的信任这里的人,看见猴子出手,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也正是他的这种警觉,救了林天龙一命。
  一把锋利的长剑堪堪横在林天龙的胸前,挡住了即将刺入他心口的匕首。猴子见状立刻把匕首朝著林天龙的身体划去,力求划伤任何一处地方。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9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